追蹤
【不改其志】
關於部落格
  • 6418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4

    追蹤人氣

認屍
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這是我第一次到這種地方來
而且是來替一個從未謀面的哥哥

收屍

老實說  真的是腦袋一片空白 我什麼時候有哥哥了?
為什麼都到這種時候才突然冒出來?
而且是死的? 開什麼玩笑啊?

現在這種時候發生什麼事情都要小心應對
萬一我說錯一個字就要跟躺在這裡的這位哥哥一樣了。

"有人通知我來認屍""你是誰的家屬?"....老實說我根本不想當他的家屬。
無緣無故冒出來也就算了 還是被槍斃的 這種事情傳出去生意都不用做了。
誰想跟家裡出了叛亂份子的人來往啊....

"我是..." 趕緊拿出口袋中的字條..."周..."

"你是周昭榮的家屬嗎?"抬頭一看,另一位警部盤問著少婦。

我低頭念出紙條上的名字"周...昭...榮,有人叫我來認..領....遺體"我其實不是很習慣講國語。
我面前的警部疑惑了一下,翻了翻手上的文件。

我的眼光轉回少婦身上。

"是的,警部大人" 少婦生硬的回答,連稱呼都還留著日據時代的嚴謹味道。
他跟我找的是同一個人嗎?我不禁疑惑了起來,低頭看著眼前堆滿文件的辦公桌。

"她也是來認周昭榮的,你們一起認"正對我的警部面無表情的命令。
順著手指的方向看去,她看起來十分鎮定,衣服補了好幾個地方,
露出腳踝的布褲在這種寒冷的天氣裡顯的特別單薄。
"我不是什麼警部大人,你們這些人有沒有搞錯啊?都什麼時代了還警部..."警部對於這種稱呼還不太習慣。
啊~算了,反正跟你們這些聽不懂國語的人講也沒什麼用。"說完朝後面的停屍間使了個眼色。

少婦好像看懂了他的意思,往裡頭走去,我連忙跟著她走。

草蓆旁邊的警部掀開一角,少婦點點頭,光從側臉看不出什麼表情。
只是默默的跟著點頭,其實我根本不認識眼前這位周昭榮先生。

遺體交由少婦領回,我則是以家屬的身分簽了字。
後來我才了解,這一簽等於是抹殺了我的未來。

"謝謝你,也請多多保重。"少婦用日文禮貌性的問候著我,基於商人的本能。
"我才要說謝謝妳,您辛苦了"日文的回答脫口而出。
"那麼,再見了"她低頭微微鞠躬。
"再見了。"啊啊,最好是這樣再也不要見面,這是多麼羞恥的事情啊。

**************

後來我才知道,我其實是養子,父母為了劃清關係,他們決定把我還回去。
感情,原來是這麼簡單就可以劃清界線的東西。

我沒有時間感受失去的那些是什麼,回到原本的父母身邊,然後
繼承"周昭榮"在家裡的一切,也包括了那位少婦,他的妻子,以及一歲三個月的兒子。
我以為我可以掩飾的很好,然後就這樣封閉的過完一生。

而  妳的出現破壞了一切,原本不再使我痛苦的回憶一一湧現,
奪去了我原本平靜的生活的人已經死了,我該恨誰?該向誰復仇?
好不容易壓抑下來的渴望,全因為你而翻盤了。

只因為我愛妳,也恨妳,為什麼要在這時候出現在我的人生當中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